梦挽浮生

本人无能,专门转载大大的文_(:з」∠)_
一切权利由原作者保留。
如果你也喜欢,请支持原作大大。
转载只为方便追文,如有侵权,立删。

【喻黄】大地之上(上·龙眠)

chaisanji:

※看到最后有惊喜……吧


※没错就是那个龙少天paro(什么鬼)


※HE保障



 “黄少天……”


“少天……”


“少天……”


 


紧闭的眸子猛然睁开。黄少天缓缓抬起了身,呆了两下,转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鳞片。早已不是当初微不可见的淡蓝,鳞片在时间的流逝下,被洗刷成天空最浓烈的颜色。他又低头看了看浸泡着自己的池水,从倒影中可隐约辨别出自己的犄角的色泽,金光微闪,却不张扬。


 


自己这是……成年了?


 


黄少天一阵欣喜,连忙望向池边,没人。他不死心,又扭头朝石门处大喊:“喻文州我醒来了!!!!!”


 


“喻文州——”


 


“喻文州……”


 


喊了半响,等了半天,石门终于被人打开。令黄少天失望的是,进来的不是喻文州。


 


叶修拎着个烟袋,晃悠悠的走了进来,盯了盯眼前的金角蓝鳞龙,仿佛像是确认收货般点了点头,道:“恭喜蓝雨的小龙,成年了啊。”


 


“至于喻文州,”叶修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


 


“你起晚了几天,他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黄少天从记事起就跟着魏琛了,按照魏琛的说法,是相中他的骨骼清奇,以后必定是有为之才。但黄少天不止一次怀疑魏琛是不是在哪个龙窝里把自己偷出来的,否则魏琛这个术仙怎么不教自己术法,反倒是给他一把剑耍,自己却云游四海?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再来说说魏琛的藏书楼。


 


黄少天跟着魏琛那么久,没见过魏琛摸过几次书,但他确实有一个大大的藏书楼,而且每次名为修炼实则游玩回来后,总会或多或少带一些书回来。


 


当时黄少天不识几个字,却和对书里各式各样的插图起了兴趣,没事就找本书翻翻,碰下运气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好玩的图片。


 


魏琛也懒得管他,只要他别把书偷了卖了烧了撕了折纸玩,就随他去。


 


于是黄少天在一段单调的日子里,除了睡觉练剑等魏琛,就是在书架之间来回穿梭。


 


魏琛的徒弟不止他一个,所以藏书楼里偶尔会遇到其他人,但都是来去匆匆,不曾停留。所以黄少天第一次遇到喻文州时,也只是瞥了一眼,没放在心上。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巧合,第三次第四次呢?


 


就在黄少天第五次遇到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看书的喻文州时,终于忍不住凑上去。


 


“喂。”


 


喻文州抬头望向似乎在叫他的黄少天。


 


“那个……我看你好像经常在这里看书。哦我叫黄少天,虽然不会术法,但确实是魏老大的徒弟……”


 


喻文州也不好坐着了,于是把书合起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我是喻文州,也是魏术仙的学徒,不过现在还是术者。我知道你,你经常在后院练剑,我看见你好多次了。”


 


黄少天了然。术者,术师,术士,术仙。以喻文州的修为,还在初期阶段。随即黄少天又有些不好意思,别人认识他了那么久,而自己最近才注意到他。


 


一回生,二回熟。当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是藏书楼的长期访客后,便时不时拿着有奇异插图的书籍跑去找喻文州问书中内容。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喻文州讲解了一段时间后,开始教黄少天识文认字。黄少天也是个聪明的家伙,跟着喻文州识字就像海绵一样不断的吸收,领悟得很快。


 


可就算是把字认得七七八八的,黄少天依旧天天跑去和喻文州窝在一起看书。喻文州看术法书,黄少天就看万兽图,仙界奇事,地方野史,杂七杂八的都看了。


 


以前黄少天不知何为孤独。毕竟魏琛经常把黄少天留在蓝雨自己外出游荡,他就这么习惯了一个人练剑,一个人看日出日落,一个人在藏书楼里走来走去,自己看着自己慢慢长大。


 


但自从遇上了喻文州,黄少天察觉到有其他人陪伴其实挺不错的。


 


两个人就这么窝着窝着,喻文州察觉出了不对劲。他是术者,为了晋级要多看术法书是理所当然的。但黄少天是要练剑的,天天看这些奇文异志岂不是不务正业?剑术岂不是会被渐渐荒废?


 


后来的景象,就变成了黄少天在后院练剑,喻文州把要看的书从藏书阁里搬出来,在后院的树下铺张席子,就坐下来埋头看书。看累了,就抬起头来看黄少天错落有致的挥舞着手中的一柄长剑。


 


蓝雨的后院长着一种连魏琛也说不出名称的花,白色的花瓣上有着微不可见的符文,花瓣的顶端微微泛红,花蕊像一滴滴金黄色的露珠,晶莹剔透,春开秋败。若是摆弄一下,让这些花朵摇晃起来,便会发出如铃铛遥响一般的声音。


 


于是,每当风起时,正在练剑的黄少天的衣摆会随着风起风落,而他身边也环绕着一阵细微又清脆的铃响,仿佛是这一花一草为他舞剑奏起的配乐。


 


喻文州总觉得这是他看过最美好的刚柔交融的场面。


 


天地之景,莫过如蓝雨一隅。


 


日子就这么过啊过的,有时候魏琛带着书回来看徒弟时,都感叹这两个性格相反的家伙怎么会玩的这么好。


 


两个人也在默默的看着对方的成长,黄少天掌握的剑法节节高升,而喻文州也厚积薄发,在某一日突破瓶颈晋升为术师。


 


 


黄少天的话唠在某一次看完一本魏琛从人间带来的书籍后开始升级,天天在喻文州耳边嘀嘀咕咕说着好想下去一趟看看人间繁华啊叨逼叨叨逼叨。


 


而喻文州被叨逼叨了几天,也被提起了兴趣。于是在等到魏琛又一次回到蓝雨并得到同意后,两人决定整装下凡。


 


那时人间太平盛世,下去玩玩无可厚非。只是……


 


魏琛摸了摸下巴。好像忘记了什么……


 


又逢明君,人间繁华,气象万千。很多事物都是喻黄二人有所耳闻却不曾目睹。毕竟也是新鲜,虽然没玩疯,但还是仗着有资本上下左右跑的了一趟。以至于黄少天察觉到身体有所异常,已经是来到人间数月之后,而这个异常,也让黄少天迷惑不已。


 


首先是身体上偶尔会冒出几片淡蓝色的鳞片,但是须臾之后又会隐去。接下来就是前额两侧时不时的发痒,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手指摁上去就会感觉到有两个隐隐的凸起。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时不时的摸摸手臂,按按额头,询问后也只是得到“没问题”的答案。


 


 


有人敲了敲房门。两人住的是客栈,估计是店里仆人一类的在门外,但黄少天还是喊了一句:“谁?”


 


“客房服务。”


 


等等,这声音……


 


还没等到黄少天回话,外边的人已经自己把门打开,竟是叶修。


 


叶修看到黄少天瞪着自己,也没打招呼,就举起烟袋,用烟袋锅敲了敲黄少天的额头:“你这家伙,要脱鳞换角了还敢到处乱跑。”


 


随即又转头,道:“你叫喻文州对吧,赶快收拾。我不管你们玩没玩够,都跟我回去。”


 


 


这时候,喻文州才知道,黄少天的真身是一条不司雨却握剑的雨龙。


 


黄少天被关进了洗鳞池。一条雨龙步入成年要经历蜕鳞换角,这段时间必定要经历长眠。这段时间要有多长?或许眼睛一闭一睁,天地万物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头几个星期,黄少天尚未进入沉眠。这段时间喻文州天天去化鳞池边上,带上黄少天喜欢看的那些书,在池边一念就是大半天。这时候的黄少天总是安安静静的听着,从不插嘴。


 


雨龙开始入眠时,化鳞池的大门就会关上,等到龙眸再启之日,大门才能打开。


 


就在喻文州最后一次去化鳞池时,黄少天终于把心中的不安说了出来:“喻文州,你会等我的吧,会的吧会的吧!。”


 


喻文州笑了笑,看着眼前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淡蓝色小龙:“少天放心吧,我会等你的。”说完,便伸手握上了龙角,轻轻安抚。


 


石门被缓缓关上,化鳞池暗了下来,只有池边镶着的几颗夜明珠在散发着暗淡的光芒,挥洒在微微起伏的鳞片上。


 


黄少天盘了起来,心里不断念着:“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也阖上了双眼。


 


Tbc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巧合,第三次就是命中注定,龙烦烦赶快醒来去找命定之人吧→_→



※没错就是那个喻文州和龙烦烦paro……周一就想写了不过手残嘛……前两天手痒就画出来了→_→不过文中的设定是烦烦化成人形的时候龙角龙尾可以收回去。


 


※来个生气的龙烦烦。“喻文州怎么那么慢……”


※欢迎捉虫ʕ•͡-•ʔノ ♥



评论

热度(43)

  1. 梦挽浮生chaisanj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