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挽浮生

本人无能,专门转载大大的文_(:з」∠)_
一切权利由原作者保留。
如果你也喜欢,请支持原作大大。
转载只为方便追文,如有侵权,立删。

剑三/花唐/五里为牢28

十七:

卡卡卡卡文了……QAQ更章小的过渡【。




28


 


唐清泫早在叶辞现身后不久便回屋拿上了自己的千机匣,而后等到肖白起离开之时便悄然跟了上去。此处山林设了奇门遁甲之术,他虽无法破解,但这个明教弟子却必定知道正确的出路。


此时肖白起心中犹是为自己被人利用一事有些焦躁不已,起初时候并未察觉自己被人跟踪,但肖白起武功从来不差,过人的敏锐意识让他在不久之后便察觉了身后有人尾随,他兀自勾了勾嘴角,故意隐去了身形。


树林间枝叶茂盛,在雨幕中更显幽深沉暗,唐清泫生怕一个不察便会失了对方踪影,便一直不敢离得太远,却不料竟还是将人跟丢了。他刚走到肖白起不见身影的那棵树旁仔细打量着是否有什么隐藏的机关,颈后便忽感一阵凉意,“嘘——别动。”


刀刃自他的颈后慢慢移到了颈侧,雪亮刀光映在肖白起的脸上,显出几分鬼魅之感,“你跟过来做什么?南奚让你来的?”


在肖白起眼中,这个浩气的唐门弟子既然帮南奚杀了凶狼,就必然是护着南奚的,他见唐清泫不说话,便笑了一声问道:“别以为你不说,我便猜不到他的心思。他想趁炙血蛊和毒蛊相争的机会一并除掉身体里的蛊王,是不是?”


唐清泫本是思量着该如何从肖白起这里套出出林之路,但此时闻言却是心中一动,莫非肖白起有办法可以解南奚的蛊?他心念一转,开口道:“他不知道,是我自己跟过来的。”


“我刚才还想杀了你,你现在就这么跟过来,不怕吗?”肖白起微微动了下手下的刀。


“不怕。”唐清泫神色自若,“我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既然刚才你们已有约定,我相信你也不会因为一时兴起而同时开罪叶辞和南奚。”


肖白起侧目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嘿”地笑了一下,此人不愧为浩气暗使,倒是有些胆略,“那你追上来,是想为南奚求这药方?看他百蛊噬心的时候,很不忍心是吗?”说到最后,他的音调微微有些上扬,含着一股奇异的愉悦与兴奋。听到这里唐清泫便明白,肖白起是绝不可能轻易将药方让予他了,看来也没法再多做什么试探了。


只见那唐门弟子垂了眼,淡淡道:“你误会了。如果是在此之前,我或许会千方百计问你求得这张药方,但直到今日,我才知,原来我对他来说不过只是一个替身。我跟过来,不过是想离开这里。”


“你想离开?”肖白起微微眯了眼。


唐清泫抬眼,并不避讳肖白起那怀疑探究的目光,冷静开口道:“你带我离开这里,也算是成全了你当初想杀我的初衷。说白了,你不过是见不得我这张脸出现他身边。”


林子里忽然静了,唐清泫垂目,看着雨水顺着抵着自己的刀身滑到刀尖,然后再从刀尖一点一点滴落。


肖白起一直没有回答,似乎是想很久,他才慢慢将手中的刀收了起来,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可是我现在又改变主意了。我打算,看你在他身边再多留上几日。”他退开两步,面容隐在在树影底下,唯有音调里还能听出一丝冷然的笑意,“南奚今日为我所伤,他能不能在两蛊相争中活下来还未可知……你若要走,倒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什么意思?”唐清泫追问,肖白起这言下之意显然是不会带他离开这迷林了。


“放心,总会有机会的。”明教弟子的话里带了一丝玩味的笑意,还未说完,整个人的身形也已隐没在了树影之中。


既然有一个浩气暗使被南奚留在身边,不好好利用,岂不浪费?


唐清泫没有试图去追,他知道明教的潜伏藏匿之术并不逊于唐门,又有了这林子做掩护,他想再找到肖白起几乎是不可能的。唐清泫在原地立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回去看看南奚,刚才肖白起说的某句话,还是让他心里有些惴惴。


 


他往回走了不久,却见前方一人执伞漫步,正是叶辞。


叶辞显然也是见到了唐清泫,朝他微微扬了扬眉,脸上笑意清朗。


唐清泫也不避他,稍稍抹去脸上雨水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阿南给你煮了粥,野菜瘦肉粥。”叶辞神情调侃,“味道挺不错,我吃了一碗。”


唐清泫一顿,继而又点了点头。


“我要走了。”叶辞停下步子,望着他微微笑道:“你有事想问我吗?”


唐清泫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南奚身上原有的蛊毒,是怎么回事?”


叶辞神情一派了然,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会问,几乎没有顾虑太多,便微笑着回答道:“昔年阿南曾与一五毒弟子交好,他身上的蛊,是那名五毒弟子下的。他们之间有何纠葛我不清楚,但后来那名五毒弟子死于融天火事之中,阿南身上的蛊毒便一直无法可解,平日倒也无碍,但每至月圆,蛊王躁动,宿主便要受百蛊钻心一般的痛楚。同时还不能步出这片山林,一旦出林,蛊毒必发。”


他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南奚不顾蛊毒复作要去融天岭寻人,结果还未走出黑龙沼便脸色惨白无力为继,被肖药儿一通好骂赶了回去,谷主一页落花笺只书四字:不可妄为。这才断了南奚出林找人的念头。


唐清泫微微蹙眉,“这么久以来,便一直都无法可解?”


“听说那五毒弟子死前,曾给过白起一张药方,就是你先前见到的那个明教,那张药方可解南奚身上蛊毒。”叶辞忽而叹了口气,“只是白起不愿给,阿南也不愿求,两人势同水火,你也是看见的了。于是这事便这么耽搁了下来,直至今日我也弄不清楚白起究竟是真的有那张药方,还是只想看南奚去求他所以才如此说。”


如此说来,刚才肖白起所谓的药方一事可能也只是无中生有了?唐清泫原以为能找到南奚蛊毒的破解之法,此时得知一切或许只是镜花水月也是难免失望。


叶辞补充道:“但我总觉得,阿南自己似乎并不在意蛊毒和解药之事。我甚至觉得,或许在他心底还是觉得对不起阿蛊,所以才……”叶辞说到此处却忽然停住兀自微微摇了摇头,“罢了,不说这个了,除此以外,你可还有什么要问我的?”


唐清泫微微蹙眉,却没有作声。


叶辞则是笑笑,“我不知你和南奚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也不好有太多指摘,只是难得见阿南如此认真,便忍不住盼他能得偿所愿……你且从心而行便是,我信你也不会让人失望。”


唐清泫未答,大半面容半隐也都在树影底下有些看不清楚。


叶辞似乎也没有想听他回答,说完那一句后便执伞离开。


在叶辞与他错身的那一刻,唐清泫才开口道:“他之所予,我要不起。他之所求,我也给不起。”音调清平,听不出情绪。


叶辞闻言脚下一顿,勾起唇角微微笑了一下,“这话你该对南奚去说。”他再次举步,雨中传来的声音仍是温和清朗,“你二人如何我不管,但你记住,一旦你危及南奚安危,我叶辞绝不罢休。”


树叶上的雨滴稀稀落落地坠下,唐清泫并未打算跟踪叶辞,叶辞远比肖白起要深不可测得多。他只是在原地立了一会儿,便向着与叶辞相反的方向走去,那是他走过无数次的林间路,也是他能找到的唯一一条路,回屋的路。






TBD

评论

热度(32)

  1. xss6623818xss十七折棠 转载了此文字
  2. 梦挽浮生十七折棠 转载了此文字